迹因

Hey. Welcome.

- 似乎变成了存歌的地方 -

我知道远方有一艘船,一艘船的残骸。桅杆已断,碎裂的旗帜、一半裹在浪里,一半沾满油污。像疲弱的老人,却满头乌发。我的声音无处可达;我不经意间蹒跚的一步,却推动了波涛。它是如何被浪花刺进心脏,又是如何在无声的哭泣中、轰然坠落。直到双膝不再疼痛,我将把脸没入深渊。直到那时,所有的泪水将化为蓝色。所有的呼喊将被泡沫吞没。而远方依然是远方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迹因 | Powered by LOFTER